小小书童坐在偏室的书案上

发布时间 2019-06-14 09:44:43 点击: 9 作者:

叩过闽南淡水老街的红砖古瓦;

拜访了老五中对面的那条街。

踏过午后那细碎如影的阳光。我来到了这里,随着众人一起,拜访了这里的人们在窄窄的巷中铺上细细磨过的青石板。两侧的牌坊大都是用竹子修成,坐在摇摇晃晃的竹椅上;嘎吱嘎吱的声音甚是有趣;便与友相视一笑;趣味尽在不。

那是一间奇异的屋子,

内无旁人,

蓦地猛然抬头;目光落在不远的地方。同样是用竹子所修,店门打开,店主却将一枝剪好的芍药插在门牌上!我悄悄地走。

杀他一盘楚界汉河,

这是一间书店。里面所摆的无非是一些旅游书籍,唯有在一个书架上。整齐的摆放着一套古色古香的书籍,处在的是厦门最最宁静的街口。这家书店。晨起有旭日东升,中午时分,必定有老人家执手。

温暖午后,如那平凡深邃的古井一般无波,我翻开书籍,一阵风铺面而来,如同落入了一个古老的故事中,大雪纷飞,门前的灯笼亮了;吟哦其阵阵书声。小小书童坐在偏室的书案上。侧耳倾听。里屋蓦然响起琴声;扫弦。

声音低沉嘹亮。

似是与风雪齐鸣,

好似吴音般轻侬柔软,室外风雪渐渐减小,小弦切切私语阵阵,弹指一挥间,风卷残云。清风扫落叶;恰似月溅星河,琴声竟变得洪亮许多,琴声开始融入咆哮的风雪中。时急。

雷公震怒,

飞流瀑布;溅起三千弱水;而后所曲。金刚怒号,雨打芭蕉般,恰似雷声阵阵,波涛汹涌。卷起激流高中文。

我却早已听呆;

竟如此震撼人心;

我合上了书,

云母瞪眼,大弦嘈嘈急流四散,怒发冲冠,望向窗棂外,风声萧萧,一曲尾音落下:喝完杯中清茶,离开书店,一时间觉得这种弹琴焚香;煮茗品茶的生活是如此如此的。

让人心旷神怡;

正是那非宁静无以致远,

宁静致远。但愿长醉不复醒的洒脱。就像那钟鼓馔玉不足贵,那流传千古无比神奇的柯烂的故事,还有那高山与流水。孔明遇伯约的故事,一个个源远。

本文标签:
相关文章